以「國安」之名 陸數以萬計民眾遭「邊控」無法離境

以「國安」之名 陸數以萬計民眾遭「邊控」無法離境

近年來傳出越來越多大陸民衆遭到「邊控」的消息,甚至包括一些已移居海外多年的大陸民衆,在返國探親後就無法再離境。(新華社)

美國之音引述觀察人士說法指出,目前遭北京當局以「國家安全」爲由列入邊控名單者達數萬人。報導稱,遭列入「黑名單」實施邊境控制不得出境者,除異議人士本人外,其家人也受株連,宛如「國家囚徒」。但網上有消息稱,遭邊控人數恐「百萬都不止」。

飯店藝博會ONE ART Taipei登場 李小鏡等「怪物」魅惑人心

報導以目前在荷蘭的大陸人權民主活動人士林生亮爲例指出,去年7月林生亮12歲的小女兒出國探親時在機場遭邊檢攔截,她在深圳的母親郭雪琴不久前辦理港澳通行證也遭拒。

苗栗县警察局2021年秋节连续假期交通疏导作为

45歲的林生亮原爲深圳市永利興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兼總經理,曾活躍於網路及線下各種社會維權活動。2017年5月至2020年中,林生亮曾兩度因言獲罪,被秘密判刑監禁,並在獄中遭到酷刑虐待。

2021年8月26日,林生亮伺機帶着大女兒逃離中國大陸,獲荷蘭政府的政治庇護。林生亮不時會在社交平臺「X」公佈被他視爲「惡人」的中共官員個資,包括房產、子女乃至婚外情等訊息,因此被北京視爲眼中釘。

中三選區/楊瓊瓔精神滿滿投票 籲大家出門投票

无理总裁痴心爱

對於他12歲小女兒去年7月出國時遭攔下,林生亮說,去年12月29日,中共人大法工委明確規定,「違法犯罪行爲人罪責自擔,不能株連禍及於他人」。因此深圳當局攔截其家屬或拒絕受理港澳通行證申請,明顯違反了中共自己的法律。

報導稱,有觀察人士指,北京當局以「國家安全」爲由列入邊控名單上的人多達數萬,其中知名度較高者包括:人權捍衛者郭飛雄、唐吉田、江天勇、王宇、李和平、媒體人高瑜、原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、清華大學退休教授郭於華、廣州中山大學退休教授艾曉明、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趙士林(美國永久居民)、公民記者陳秋實、獨立導演郭珍明、《往事並不如煙》一書作者章怡和等人。

章怡和2023年6月8日在臉書發文稱:「從昨天開始,宣佈爲國家囚徒,不得跨出國門一步」。

美國之音指出,在當今中國,異見人士、維權律師、獨立藝術家、公民記者、作家,甚至是一些鉅富企業家,只要被當局盯上,隨時可能被列入限制出境名單。

自由亞洲電臺去年中也曾報導,人權組織「保護衛士」(Safeguard Defenders)在《困於籠中:中國日益氾濫的限制出境問題》報告中揭示,中共持續擴大以限制出境政策作爲控制人民的工具之一,從人權捍衛者到貪腐嫌疑人等任何人都可能成爲目標,有些出境禁令缺乏任何法律依據。

【地评线】“新春走基层”:聆听奋斗足音,触摸发展脉动

報告稱,此舉目的是要懲罰人權捍衛者及其家人;讓活動人士噤聲;挾持家庭成員,藉此脅迫其家屬返回中國;控制民族和宗教羣體;作爲人質外交的工具,以及恐嚇外國記者等。

北京八九藝術家季風就是限制出境措施的其中一名受害者,他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透露,大陸國安人員常常會要求反抗者低調,以此作爲取消旅行限制的交換條件。季風認爲,中共以限制出境作爲切斷反抗力量的手段之一。

季風說,「我現在在北京的邊控名單上。一是在國內把這些人看管起來,二是消磨這些人的意志,讓你放棄抵抗。更多的是,它知道到了海外後這些人還是繼續幹。總而言之一切目的都是爲了減少或者跟它們對抗的那種力量。」

由於去年起,有部分已移居海外甚至取得外國國籍的大陸民衆,在返回中國大陸探親後也遭邊控而無法離境。因此目前海外華人圈也都相互告誡,特定人士非必要最好暫時不要進入中國大陸。